沈彦兮

请让自己配得起自己的野心。

【巍澜】那只芒果冰淇淋喜欢上了一个椰蓉糯米糍(上)

童话故事系列,睡前必备(。ò ∀ ó。)
续上一篇生面的第二篇童话故事。没有啥文笔,且沙雕,但助眠噢~(鞠躬)
点心岛的椰蓉糯米糍=沈巍   雪(昆)糕(仑)山上的芒果冰淇淋=赵云澜
     书接上回讲到面面那个喜欢椰蓉的哥哥,在面面和某生煎正幸福快乐地在一起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划着一只华夫船四处游历。
    只见那茫茫无际的椰子海上,一个浪比一个要高,椰汁哗哗地打着一只小小的华夫船。平时最爱的椰汁此时也变得不可爱了。船上一只披着一身黑巧克力的团团正努力地划动着浆,他昂起并不分明的头看了眼被调皮的黑棉花糖占满了都天,他想:只能先到最近的岛上休息了,明天再继续了。他四周环顾,发现不远处就是一座岛,那座岛远远望去……似乎有点过于白了,而且格外的高?但在凶猛的椰汁的拍打吓,沈巍没有想太多,就直往那个方向划过去了。
   经过了重重努力,沈巍团团终于滑到了岸边。他踏上岛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一阵冰凉凉的风,他一边把华夫船拖到岛上一边在想,这里有些冷啊……哎呀,掉了好多椰蓉。巍巍团面无表情的看了眼自己身上,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椰蓉呢?他想。
    他藏好自己的船后就开始观察起了周围的环境。这座岛上是连绵的山,且越往高处越是多积雪。(并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地形,瞎瘠薄扯的(›´ω`‹ ))当他正在考虑今晚在哪里过夜时,不远处出现了几根高高的冰棍,有一根冰棍裹着黑色围巾,看起来凶巴巴的,还有一根应该是牛奶味的 白白的小心翼翼地跟着凶巴巴冰棍,身边还有一只黑不拉几的芝麻糖猫(?),他们朝着沈巍走过来,沈巍警惕地捏紧手里那柄用棒棒糖棍削成的长刀。
    冰棍们和芝麻糖对视了几秒,然后凶巴巴冰棍打量着沈巍,开口道:“你是什么食物?不是雪糕岛的吧?”
    沈巍见他们没什么恶意,稍稍放松了拿刀的手,礼貌性地笑了笑说:“不,我不是这岛上的,我路经此岛而已,请问这里哪里可以落脚呢?”
   牛奶冰棍露出友好的微笑,“你,你如果不嫌弃的话冰室里过夜!我们冰室……”话还没说完就被凶巴巴冰棍瞪了回去。这时黑芝麻糖开口了“老楚,我看把他带回去过夜也没事,你看这大风大浪的,又要天黑了,人家一美团子,出事了咋办。”
凶巴巴冰棍想了两秒“我就怕老大……行吧行吧,你自己去和赵云澜解释”“诶,人家一美团子,赵云澜会同意的,放心吧。不就过一夜嘛 我和他说说”黑芝麻糖说完就走向了沈巍,向他伸出黑黑的爪子,“你好,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大庆,那个凶巴巴的叫楚恕之,牛奶味那个叫郭长城。这里是雪糕岛,我们呢都是一家叫特调冰室的同事,这岛上没有太多可以住的地方,所以呢,想邀请你来特调冰里住一晚,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沈巍也伸出圆手礼貌性地握了握,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那有劳你们了”看见好看的团子笑了,芝麻糖心情也不错,“没事没事,助人为乐嘛”然后带着沈巍,师徒四人(不)一起往山上走。
      走了不知多久,开始看见若隐若现的灯光,慢慢地一点一点清晰起来,“到了!”芝麻糖一蹦一蹦地走在最前面,他伸手就去打开了门。
——TBC——
对不起,我写着写着就,超级困了,(›´ω`‹ ),下一篇澜澜就出场了。
晚安,希望你们都有一个甜甜的梦(。・ω・。)ノ♡
要小蓝手和小红心,还要评论!嘿嘿

【生面】听说最帅的生煎包和糯米团子在一起了呢

睡前故事系列,没有文笔QWQ但沙雕可爱(?)
忽如其来的脑洞。来看看嘛QwQ,有助睡眠噢ww(鞠躬)
罗浮生=生煎包     面面=糯米糍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小岛,岛上住着各种点心。我们姑且叫它点心岛吧。
那里有各种口味的蛋糕,有各式的包子,和其他各种各样的精致的点心。
在煎锅(?)镇住着一只全镇最帅的生煎包,叫罗浮生。
有一天,罗浮生划着小船飘过了牛奶河,进到了山里。那座山的山顶有一根大柱子。柱子底下呢有一所巧克力做的黑房子。有一团白白的不明物体在那黑黑的房子前,那团白白的前面还有一团紫紫的。白白的似乎在说话。咦?他们在说什么呢,罗浮生搓搓手上的油,灵活地翻上了一棵树,悄咪咪地近距离观察。看见白白的团子嘴巴一动一动的,努力昂起不大分明的头,装作严肃实则奶里奶气地念到“欲得光明,先尊黑夜!”紫色团子兴奋地一抖一抖地,也应和着“欲得光明,先尊黑夜!夜尊大人威武!”
罗浮生看着一抖一抖的白团子想:这还夜尊呢,明明就是白白的一团。白尊还差不多呢 。接着脑海里不禁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嘻嘻地爬下来树然后又划过牛奶河回到了镇上。
第二天,罗浮生早早地来到了山上,趁着蛋黄爷爷还没有起床,摸着黑准备好一切,然后蹲到了树上。他定制那巧克力房子,想着那个白白的糯米团子,嗯……挺可爱的,叫他面面吧……然后……睡着了。
直到……“啊!!!!”一声尖叫划破早晨的寂静,也打破了生煎包吃糯米团的美梦。生煎包揉揉眼,看见昨天的糯米团子果真被黑巧克力浇了一身,他得意地想:名副其实夜尊了,嘻嘻。
面面左瞪瞪右瞟瞟,始终没有看见罪灰祸首 低头一看,自己变成了黑黑的,不再是白白的糯米团子了,心里无比的委屈,撇撇嘴,哇的一声就哭了。“呜呜呜呜呜呜呜为什么要把我变黑呜呜呜我……我做错了什么呜呜呜呜”这一哭倒是吓到了还躲着树上的罗浮生,刚刚那点儿得意早就飘到了九霄外消失得一干二净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写的方,天哪,玩大了!看着面面哭唧唧的委屈样莫名心疼,于是他手忙脚乱地从树上下来,匆匆忙忙地跑下山到牛奶河边上,拿起船上装水的小桶,放到河里,“咕噜咕噜”不一会就打满了一桶牛奶,他抱着牛奶就往山上跑。他想,面面还是白白的可爱,而且……而且面面不喜欢别人把他变黑…不然,不然会哭……
他跑到了面面面前,戳了戳一抖一抖的团子,“那个,……对 对不起!我我我原本只是想和你闹一下,然后……然后交个朋友的。没想到玩过了,对不起!”他紧张地说着,然后把牛奶递给面面,“这个是牛奶河的牛奶!你洗一下就 干净了!”面面恶狠狠地盯着罗浮生,鼻子还一抽一抽的,看起来好不可怜。他哼了一声,提着牛奶进到房子里,哐的一声把门关上了,力气之大连墙角的巧克力都震掉了一小块。罗浮生站着门口羞愧地摸摸鼻子。然后又下山划船回到了镇上 。
第三天,罗浮生又早早地出门了,只见他这次船上放满了各种东西,仔细一看,各种面粉,糯米粉,还有各种糖还有……一袋椰蓉。
到了之后,他便把东西用小推车推上山,放在了门口,并在小推车上写好纸条。然后爬上树,静静等待。
“吱呀”门开了,罗浮生本昏昏欲睡,瞬间就清醒了。只见像以往一样白白净净的面面先把头探出来看了几眼,看见小推车还有上面的纸条。然后翻了翻小推车上一袋一袋的东西,翻到椰蓉,忽的愣了一下,过了几秒,罗浮生就听见面面小小声的碎了一句“呸!又不是臭哥哥,才不喜欢椰蓉呢!”然后……把小推车推进了屋子里。
罗浮生舒了一口气,好啦,至少小可爱收了他的赔礼!那 就说明还是有戏的!
后来的每一天煎锅镇上的包子饼子都能看见全镇最帅的生煎包准备一推车的东西,划着船到对岸的山上……
再后来……据说在山上的那只糯米糍和最帅的生煎包在一起了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不起,我我我我没读过书
坐标广州

耶!幸福!强行同框!
在全是龙哥的KFC里拿白叔的海报!哈哈哈哈哈哈

忽而看了,没有想谈恋爱。因为我觉得,我的章远,不在高中。(啊 吹吹白宇,吹吹卜冠今,超级棒呢!)
曾经和朋友谈起,她觉得重点班很压抑,如果不在,也未尝不好,至少自己很开心,她觉得以后自己回忆起来也不会后悔,会很开心。我说,你们愿意快乐,我更愿意去吃苦吧,至少我为我想要的努力了,以后也就不会后悔了。
啊,现在 我依旧觉得是这样的,要想洛洛一样,勇往直前。
溜了溜了,学习。

同框算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给朱先生比心。❤谢谢这个夏天的相遇。
拨云见日,未来可期。

打卡 13
今天出门玩了一天 没怎么学,就练了个字
明天好好学习!

打卡 12
昨天忘记了 写数学写得我脑瓜疼 (ಥ_ಥ) 
所以 今天 打两天

打卡 第九天啦
今天画了十个番茄,但 我 还是差一点任务
数学!我真的 要疯了啊!!谁能告诉我怎么学啊啊啊啊!!几乎死亡 学了一个多小时数学 脑子要炸了 然后吧 沦落到 要别人给我讲解我才看得懂解析orz(ಥ_ಥ) 
今天收到在乐乎晒的照片啦 超级好看!